Psychopass__

オレたちはただ生きて

落ちるだけだ

【兼堀】

*一发短打 小学生作文
*深夜的灵感来的如同饥饿感一样让我措手不及……



「1」
窗外台风像夜色中的小兽嚎叫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冲破窗子。

被子裹着脑袋烦躁不已的和泉守觉得自己仿佛就躺在大马路边上。

强迫自己马上入睡,毕竟在他的认知中自己这么帅气的脸上是不应该存在黑眼圈的。

好不容易昏昏沉沉到了入睡的边缘,只听外面有什么东西被风卷着重重撞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然而困意完胜好奇心,和泉守头一歪睡了过去。

“爱啥啥,明天醒了再说”


「2」
和泉守站在门口,端详着手里这只缺了个口、脏了吧唧的小瓷罐。

昨天晚上撞在门上都没碎成渣?嗯,有点东西。

该不是个阿拉丁神……罐?哈哈哈怎么可能呢这种骗小孩的故事我就算好奇死也不会摸一下的。

下一秒和泉守就鬼使神差地伸手摸了摸罐口。(真香警告

一阵噼里啪啦叮了咣当的特效音过后紧接着一股青烟从罐口出倾泻而出,然后渐渐化出一个人形。


「3」
一个长相可爱的蓝孩纸现在正坐在和泉守对面,和泉守死都不相信他是从一个罐里扒拉出来的。

“我是罐中之神,您可以叫我堀川国广,请问您召唤我是有什么愿望要实现呢?”

说实话,看到他的第一眼,和泉守就觉得自己的心让丘比特的箭戳了个稀烂。

确认过眼神,遇上了对的神。

于是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想要你!”

……

……

“???嗯?诶?!可是…只要罐子存在我就必须要回去的……”堀川选手接下了这击直球。

和泉守(假装)沉吟片刻。

“或许你听说过破罐破摔吗?”

和泉守兼定,胜。


「4」
一年后。

“兼桑衣服要叠好!”“兼桑不可以挑食!”“兼桑要吹干头发!”“兼桑…”

和泉守觉得自己的发际线似乎每天都在疯狂倒退。

“啊!!烦死啦!!!信不信我再去找个罐子把你塞进去!”

堀川国广停下了手里正在叠衣服的动作,转过头来看着和泉守笑的人畜无害。

“或许您听说过请神容易送神难吗?”

【长蜂】




(复健的速度永远赶不上退化的速度……

深夜激情瞎jb码字产物

大家随便吃吃就好_(:⁍」∠)_







按理说刀剑结束修行即将返回本丸的消息都应该是审神者第一个得知,毕竟没有审神者许可即便是近侍也不敢随意拆阅寄回来的信件。

但是这次去修行的既然是蜂须贺,审神者也是懂事理的人,一早就好说歹说地把长腿部劝去出阵,然后将近侍换成了长曾祢。

自然,也就间接默许了这个操碎心的大哥阅信的事。


明天就是蜂须贺修行归来的日子了,明显心不在焉的长曾祢甚至连整理文件都撒手不管了。审神者叹着气摇头,就算半夜醒来发现长曾祢守在大门等着接人她也不会感到意外了。

事实也确实就是这样。天色才刚蒙蒙亮,长曾祢的身影就已经在大门口来来回回地走动了。


其实与前几日相比,此刻长曾祢的心情并非单纯的只有期待。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有些慌乱不安。

他不知道此次经历修行回归的蜂须贺会有什么改变,而他们之间本就如履薄冰的关系又会随之发生什么改变。


时间在紧张中一分一秒流逝。终于听到浦岛的喊声从离本丸稍远处的大路上传来,长曾祢这才整理好情绪,换上成熟兄长该有的神情。


伴随着浦岛的说笑声由远及近,蜂须贺的身影也逐渐变得清晰可见。依旧是柔顺如上等丝绸般的秀发配上华丽繁复的金色装束,张扬却不突兀。


一直低着头专心听弟弟讲话的蜂须贺并没有注意到站在大门口迎接他的长曾祢,直到两人相距不到十米的时候他才不经意地抬起头,这才碰上长曾祢赤裸裸注视着他的视线。

蜂须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停下了脚步,站在离长曾祢不到十米的地方,也同样楞楞地看着他。


他曾想过无数种开场白,可当下他脑海里什么也没剩下。


互相对视了很久,最终还是长曾祢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不愧是真品啊,真是焕然一新了!”


若是放在以前,这句不痛不痒的开场白绝对能换来蜂须贺一顿饱含嫌弃的还击。可是此时蜂须贺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法像以前那样自然地怼回去了。

“不过是经历了一次身心历练罢了,再说按照先后顺序,赝……你还比我要早一些呢”


话甫一出口,不止蜂须贺自己,连长曾祢都有些吃惊。

竟然没有张口带刺,这样的蜂须贺反而让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适应。


空气中弥漫着微妙的气息,于是乖巧的浦岛借口通知审神者就先一步离开了,留下了大哥和二哥继续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其实长曾祢心里更多的还是高兴,毕竟这样温和的蜂须贺在以前可是不常见的。

于是他不假思索地向对面的人张开了怀抱。

“欢迎回家,蜂须贺”

他并没指望蜂须贺的回应,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可下一秒蜂须贺的反应再次粉碎了长曾祢的理智。

他有些僵硬地向前走了几步,犹豫了许久,也同样张开了双臂回抱了长曾祢。


愣在当场的长曾祢只听见埋在他肩窝处的脑袋憋了许久才闷闷地开口

“嗯……我回来了”





「怕自己不够强大,不能替你挡下暴风狂澜;也怕自己太过强大,刺痛你纤细的自尊反倒将你推的更远…」


「怕自己不够强大,没有资格同你并肩而立;也怕自己太过强大,不能再心安理得地躲进你的荫庇…」

【目囚】



尤长靖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喜欢发呆。脑海里除了旋转跳跃的椰浆饭、粉蒸肉和卤肉饭等等等等之类,最近还总会不明缘由地出现那个人的眼睛。

一双眼睛出现在长期盘踞尤长靖大脑的各路美食中间总觉得有些突兀。不过尤长靖没有想那么多,倒不如说他丝毫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奇怪。

确实,林彦俊在他的判断标准中是有资格与食物平起平坐的存在,心和大脑中总会有留给他的一席之地。

他觉得林彦俊的眼睛是他所见过最美好的事物,可又不是单单美好二字就能描绘的。

他在那双眼睛中可以看到星辰大海,可以看到湖光与飞鸟,可以看到流萤与花火,可以看到他所认知的一切美好。虽然他不像林彦俊有注视他人的习惯,但神奇的是每次同他讲话自己就会不自觉的看向他的眼睛。

他曾不止一次觉得林彦俊的视线似乎是某种附有魔力的实体,一点一点,将自己吞噬进他眼底的深邃。而自己只能像被海妖迷惑了心智的水手,任凭他眼神中迎面而来的波涛汹涌将自己包围而毫无挣扎之力



即便如此他还是乐此不疲地一次次尝试,然后又心甘情愿地一次次在他的眼中沉溺。

有什么不好呢,毕竟那双眼睛里的温柔与缱绻都是自己的私有物啊,干脆就一辈子被囚禁在其中吧。尤长靖心里这样想着,笑意慢慢爬上嘴角和眉梢。



(就很丧…不想写作业只想磕cp……

【浅草寺-鹤一期】

浅草寺附近的店面与街巷,无一不是处处透着和式的精巧与细致。与原宿的时尚和银座的奢华相比,这里无疑是最能体现出和式风格的去处了。
鹤丸正站在和服店的门口,纤长的手指不住地在手中的扇骨上来回摩挲,把他费力掩饰的紧张毫不留情地出卖了。
身着一件绛紫色和服的一期站在他身侧,自然捕捉到了鹤丸的小动作。他不禁轻声发笑,没想到喜欢带来惊吓的人有一天竟也会被自己惊吓到。
于是一期难得地主动勾住鹤丸纤长的手指,拉着还沉浸在害羞中大脑当机的恋人向浅草寺的方向走去。
提到浅草寺,最有名的当属神签了。每年从世界各地来此的游客,无论相信与否,几乎都要来求一张签试试运气。
鹤丸和一期各自投入了百円后,也分别取了一只签。在把手放在抽屉上后,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眼,然后同时拉开了匣子。
两张大吉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看来鹤丸殿的运气也丝毫不逊于那位贞宗家的幸运之刃呢”一期转过头,微笑着注视着鹤丸瞬间亮起来的炯炯的金瞳。
鹤丸却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地在一期的脸颊低头轻啄了一口。趁恋人还没有来得及逃开,又凑到一期耳边,带着笑意的嗓音挠的一期心痒痒。
“能给我带来幸运的,只有珍贵的你啊”

【天空树-兼堀】

*字数出卖了我是兼堀真爱的事实(〃艸〃)
微玻璃渣注意


夕阳的余晖温柔地从顶点撒下,整个天空树都散发着蜜色的光芒。
堀川国广跑在前面,拢起手放在嘴边,催促着还站在桥头不紧不慢地走着的和泉守。
“兼桑——快点啊!不然就来不及拍火烧云了!”
正忙着自拍的和泉守听到远处传来催促的声音,这才放下了手机,恶作剧般的装出一脸不耐烦又超凶的样子作势要去抓人。
来参观天空树的游客似乎一年之中的任何时候都不会减少。急性子的和泉守干脆抓过堀川的手,两人去买了稍贵一点的快速票。排队期间堀川虽然唠叨了几句诸如“兼桑这样花钱大手大脚是不可以的”之类的话,但是和泉守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何况他也从恋人亮闪闪的眼底也看到了那掩藏不住的期待。
“叮”,电梯门开了,短短二十秒他们已经从地面来到了350米的高度处。
堀川有些迫不及待地站到了落地玻璃前。夕阳的最后一抹光刚好消失在天际,脚下的繁华夜景正次第点亮。整个东京的夜景在这里尽收眼底,不禁让人感叹这视角之震撼。
和泉守站在堀川身后,看着平日温和恭谦的恋人难得地表现出游刃有余的微笑之外的情绪。
此时窗外的景色已经完全融入了夜空,车灯、路灯、装饰彩灯的光芒交相辉映,在堀川看来仿佛就像波光粼粼的海面。
“如果从这里落下去的话……那就真的见不到了吧……”
微不可闻的声音依旧还是传到了和泉守的耳朵里。他恍惚了一下,原本圈在堀川腰侧的双手不禁收紧。
即便过了这么久,他的言语中仍有消磨不去的恐惧和绝望。那时的他又该有多绝望?他不忍心再去揣测。
他缓缓的低下头,把下巴抵在怀中恋人的头顶。语气轻缓但坚定。
“不会的……不会了……我不会再允许你一个人去承担那种痛苦了”

【秋叶原-安清】

清光现在只想把安定的脑瓜子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草料。
这样的好天气难道不应该找一家优雅的咖啡厅点一杯优雅的咖啡配上一块优雅的甜点然后优雅的聊天吗??为什么要在早高峰的时候跟一群上班族挤电车???
然而兴致勃勃的安定并不在意这些,他心里只有秋叶原和总司周边。
电车到站的广播终于响起,清光一把拽起安定的衣领逃也似地冲出了车厢。然而出了车站的景象却更让他崩溃——密集的人群像沙丁鱼一样在街道上蠕动,各式海报和大幅LED显示屏让他感到一阵阵眩晕。
好在目的地并不远,好不容易进到店中的清光一脸“心态崩了”地站在空调吹风口下,然后就说什么也不肯挪一步了。
无奈,安定只好瘪着嘴自己扫货去了。
没过多久从相邻的货柜后面传来安定的喊声
“清光!你来看!这里居然有我们诶!”
清光不耐烦的捋了捋头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看见安定整个脸贴在玻璃展柜上,里面放着的正是他们两人的手办。
“诶——我觉得这个清光看起来有点丑”安定突然脱口而出。
此话一出,情绪刚刚平和了一点的清光突
然感觉火气上涌。从早上开始积攒的不满和抱怨几欲冲出口时,那个木讷又天然的人却又冒出一句话,浇灭了他火气的同时又搞得他尴尬的笑出声。
“这哪里有做出清光十分之一的好看嘛!再说我可是每天都能见到真人的,谁会稀罕这个啊”

【迪士尼乐园-长蜂】

“先说好,我才没想让你一起来,只是多买了一张票浦岛又刚好有事才……”
蜂须贺手里举着园内指示图又开始心口不一地絮絮叨叨,长曾祢也早就习惯了这种教科书式的傲娇。一边把手里的爆米花桶递到他手边一边熟练地回答道
“是是是,那今天就委屈你跟我这种粗人一起玩了”
但是傲娇归傲娇,蜂须贺对亮闪闪的华丽的事物还是会毫不掩饰地展现出喜爱之情的。而深知这一点的长曾祢也很识趣地没有扫他的兴,手里的相机也已经满满的全是各个场景各个角度下的蜂须贺。
不经意间夜幕已经降临,作为迪士尼标志性建筑城堡在蓝紫色的灯光映照下显得尤为梦幻。
蜂须贺站在广场中央看着城堡,这时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看啊!是烟花!”
蜂须贺猛地抬头,一束烟花恰好在夜幕中绽开,流萤似的火光在夜幕中流淌散落直至消逝,而他的眸子里也映着同样的景色,仿佛另一场盛大的烟火。
一旁的长曾祢有那么几秒几乎要溺死在那双光影流转的眸子里,反应过来时才慌忙拿起相机及时摁下了快门。
“傻瓜,你比烟花更值得珍惜啊”

久违的诈尸了_(:⁍」∠)_
愿意关注这样一个又懒又废的家伙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各位小天使了【土下座

黄金周去了一次东京,回来之后翻着各处拍的照片突然觉得可能是个不错的梗(〃艸〃)


【歌舞伎町-典前】

看着前方正灵活地穿梭在拥挤的新宿街头的小小身影,大典太心里苦,毕竟两人机动相差悬殊。可是他还是努力地扒开层层人群,视线紧紧地跟住前田的背影。
好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路口,前田停下了脚步,也回过头开始寻找大典太的身影。好不容易挤出人群,这次大典太把前田的手紧紧地攥住了。松了口气的大典太难得想张口教育一下这种不安全的行为,却在一低头撞上前田那满脸好奇又欣喜的表情时把“注意安全”又咽了回去。
前田难掩第一次出门的喜悦,期待的晃了晃大典太的胳膊,指着街对面“歌舞伎町”的牌子问道:“听主君说那里似乎也是很有名的观光地呢,我们可以去看看吗?”
大典太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妙,像前田这样天使一样的孩子怎么可以去那里?!更何况如果被一期一振知道了下场也是可预见的惨烈。不行,只有这个绝对不可以!
于是我们的老实人大典太开始尝试撒谎了。
“……前田…你……饿了吗”
然而所幸前田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不自然。
“嗯…还不是很饿。大典太先生饿了的话我们就先去吃点东西吧”
大典太此时非常感激对方的善解人意,于是顺水推舟拉走了还有些恋恋不舍的前田。
“大典太先生,那我们吃完饭还可以去那里看看吗?”
“……”
“大典太先生?”
“……我…可能会吃很久……”

【石青】灯火阑珊处




*逢年过节礼节性诈尸
*没出息的把自己写饿了…
*想肥家想看灯会还想次汤圆(闭嘴



夕阳在天空尽头留下最后一抹温暖的橙黄色,夜幕虽还未完全落下,但街道上的各色彩灯已经次第点亮,从街尾望去点点光影汇成一条流动的光带煞是好看。
众人早已四散跑开不知去向,只剩审神者憋屈的站在约定地点,等大家撒欢够了回来集合。
石切丸本来是把青江的手揣在自己衣兜里的,两人就这么像连体婴一样在人潮里慢慢向前挪着。但走到一半的时候石切丸突然觉得手中的热量偷偷溜出了衣兜,这让他有些慌张。在人群中笨拙地低头四处寻找恋人的身影,但视线可及处并没有那抹能让他感到安心的墨绿。
天色渐暗,而身为大太刀的夜视能力他自己是清楚的,而且相对人类来说稍显高大的体型也让他的活动十分受限。石切丸无奈,只好堪堪挤出人群,在街边一块空地上站定。眼下只能等青江探索完新世界后自己回来找他了。
再看这边偷偷溜到了街边摊贩面前的青江。刚刚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街边的小吃里似乎有审神者说的叫做汤圆的东西,一时兴起的青江靠着自己机动过人的本事穿过沙丁鱼罐头一样拥挤的人群来到了摊位前。之所以没有事先知会自己的恋人,是因为他想要给石切丸一个惊喜。不料他付过钱,满心欢喜的捧着暖乎乎的汤圆转过身想回到石切丸身边时,却发现那个自己本该一眼就望见的高大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中,视野中只剩下灯影幢幢,晃得他不安。
青江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要任性的偷偷溜走。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即便有花灯照亮,大太刀的夜视能力还是令他放心不下。他只得跳上路边稍高的绿化带,努力地在人潮中寻找石切丸的身影。
万幸的是,在离刚刚自己离开石切丸的地方不远处的路边,他看到了笨拙的大太刀正站在光线稀疏的空地上左顾右盼地同样在寻找自己。
石切丸已经站在原地数完了200个数,可是青江还没有回来。他有些不知所措了。难道青江是遇到了图谋不轨的人?或者他遇到了什么麻烦?越想越不安,石切丸一跺脚,拔腿就要挤进人群中。
这时他的袖子被人拽住了。石切丸吃惊的转身,青江已经毫发无伤地重新站在了他面前。灯火穿过参差错落的树叶从他的头顶落下,变成跳跃的光斑。他脸上的笑还带着些愧疚。石切丸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只是把青江圈在宽大的怀抱里,嘴里喃喃着“没事就好”。

“所以你偷偷跑掉就是为了去买这个?”这是青江把一碗圆滚滚的汤圆递到略显无奈的石切丸面前时,他的第一句话。
青江伸出灵巧的舌尖,上面托着一颗软糯饱满的汤圆。
“可是真的很美味呢,不来尝一下吗,我是说汤圆哦”

混更一发)散发着鹤一期气息的大福……实在太可爱了没忍心下口(〃艸〃)


【鹤一期】冬日与雪与草莓

今冬的雪自入冬以来就断断续续下个不停,地面上的积雪也是扫了又积,积了又扫。如此几次之后,庭院里的雪依旧积了一尺来深,一期索性就不扫了,只清理出到大门前的一段小径。因为鹤丸还是每天要去上班的。
于是一期每天早上都要在玄关前帮恋人围好围巾,整理好帽子,这时不安分的鹤丸就会挣扎着从层层包裹的围巾里伸长了脖子,在一期脸颊落下一个吻,然后心满意足的转身打开门踏进一片白茫茫当中。
冬日的白昼虽然比较短,可是在一期看来却又相当漫长。或许是无事可做的原因吧。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总归是有些冷清的。他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有时会进行扫除,有时也会尝试新的料理。因为一旦闲下来,他的大脑中就会充斥着鹤丸国永。今天的工作顺利吗?中午带的便当有好好吃完吗?晚上会不会早一点回来呢?
到了傍晚,落地窗外蜜糖色的夕阳撒在柔软的雪地上,给这座冷清了一天的房子添了一丝温暖的气息。这时一期会泡一杯热茶或者可可,站在窗前迎接那个在他脑海里忙碌了一天的身影。
杯中的热气在玻璃上氤氲出一片雾气。一期伸出手轻轻的拭掉那片朦胧的雾,视野清晰的瞬间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小径的尽头。雪落在鹤丸的发间,融成细小的水珠挂在发梢上闪闪发亮,就如同他的金瞳一样,那是一期冬日里的阳光。
一期放下杯子转身去开门,在玄关帮鹤丸摘下围巾,又帮他抖落身上的雪。工作了一天的鹤丸似乎并不感到疲倦,金色的眸子亮闪闪的,脸上还带着孩子似的得意的笑,拉开宽大外套的拉链,露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盒草莓。
“看!小王子的鹤今天出去为小王子摘到草莓了哟!”